新闻资讯
教学科研
研究生学术大讲堂系列活动——
欧洲学院举办“论福柯作为'异托邦'的现代文学概念”学术讲座
来源:欧洲学院 文字:黄林 日期:2021-09-28 浏览次数: 摄影:鲍叶宁 字号:[ ]

9月22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外国文学评论》编审张锦老师应欧洲学院邀请,为法语专业的研究生开展了本学期第一场学术讲座,讲座采取线下模式,共20余名师生参与。讲座由欧洲学院鲍叶宁老师主持。

此次讲座从“异托邦”的概念入手,分析福柯对现代语文学、比较语文学的论述及其二者与欧洲现代民族国家建构的关系,进而引入福柯对“现代文学”概念的阐释,论述了作为现代语文学“异托邦”的“现代文学”的功能、含义和实践方式。

张锦老师

张锦老师首先向师生介绍了“异托邦”概念的来源,并指出福柯曾在两个地方提到这一概念,并且两次提及存在一定的差别。第一个是“文本异托邦”,福柯在《词与物》开篇提出了“中国动物分类”这一分类便是“异托邦”。这一动物分类表面上看十分荒诞,它的每一类都有意义,但是却在不停的变换标准,不同的标准之间不再有同沿关系。但正是这种离奇的分类,让福柯注意到“分类的本质”。第二个是“社会异托邦”,张老师指出,福柯曾说过图书馆、博物馆都是异托邦。诸如图书馆此类的场所是人类在累积有关某种事物的知识,拥有了构成某种事物的观念后才得以产生的,它反映了人们在一个空间拥有所有时间这一线性时间欲望。

讲座现场

之后,张老师从欧洲近代语文学与现代文学的产生向师生论述了为何现代文学是语文学的“异托邦”。张老师带领师生进行了历史脉络的梳理,从文艺复兴《保卫和弘扬法兰西语言》,到十七世纪的“古今之争”,再到启蒙时代卢梭开始讨论“语言的起源”,以及赫尔德对卢梭的驳斥,最后到现代,埃柯对于民族国家“寻找完美语言”的过程。

讲座的最后,张老师做出总结:近代语文学从产生开始就在为民族服务,但在这一过程中它已经失去了自身,而欧洲现代文学是对这一“失去”的补偿,它也为民族服务,却同时作出反抗,并思考语言本身。因此,现代文学在这种意义上构成了一种“异托邦”。

合影留念

讲座结束,在场师生无不深受启发,随后,张老师与参加讲座的师生们进行了合影。


关闭|打印